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香港试管婴儿医院_香港做试管婴儿的医院 - 365助孕

用祖传秘方治不孕不育遭举报三甲医院涉事中医

时间:2019-04-29 11: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近日,微博大V成都下水道发布多条微博,质疑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医生张少聪以公立医院医生身份,诱导不孕不育患者购买院外三无药品,涉嫌违规。 随即,上百名不

  近日,微博大V“成都下水道”发布多条微博,质疑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医生张少聪以公立医院医生身份,诱导不孕不育患者购买院外“三无”药品,涉嫌违规。

  随即,上百名不孕不育患者开始组成“维权群”,称自己高价购买过张少聪开出的水蜜丸(即张少聪托人用“秘方”制成的药品),但没有效果,甚至产生诸多不良反应,要求张少聪退还药款。

  不久,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布官方通报称,医院已成立专案调查小组,深入调查此事,同时暂停了张少聪在院内的所有执业活动。目前尚没有进一步调查结果。

  事发一周后,张少聪的合伙人,即卖药给患者的药商开始统计“维权”患者信息,并承诺退还药款。

  但是,此事仍有一些疑点待解——张少聪在医院坐堂开方数年,医院是否知情?他用“祖传秘方”制成的水蜜丸对治疗不孕不育到底有没有奇效?为什么一些曾经无法生育的家庭称,自己正是因为吃了这种水蜜丸才成功怀孕?

  从4月19日开始,在今日头条微头条和新浪微博共拥有129.8万粉丝、实名认证为“泌尿外科执业医师”的成都医生任黎明(网名“成都下水道”)在两个平台上发布了数条网帖,公开质疑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中心主治医师张少聪通过社交网络平台、医院,违规向不孕不育患者销售自称能治疗不孕不育的“祖传秘方”。

  “最初是在微头条看到了网友的私信”,任黎明告诉记者,先是有网友私信他说,自己通过社交平台联系上了张少聪,想请他治疗自己的不孕不育,去广州的医院找他问诊后,张少聪就给她开具了根据“祖传秘方”制成的水蜜丸,并让她在自己指定的药商处购买。

  多位购买过药品的患者均称,该药一个疗程的价格从四五千元到上万元不等,价格不菲,却疗效存疑。

  资料显示,水蜜丸是指用蜂蜜水和中药粉制成的一种中成药药丸,是中医临床应用较为广泛的一种中药剂型。

  任黎明提供的截图显示,4月21日,张少聪私信他说,他根据网友爆料发布的信息“并不是全部真相”,会给自己造成“毁灭性”的影响,并希望他删掉网帖,“了解具体情况后再发不迟”。

  在此之前,任黎明和张少聪已有过一番公开互动。4月20日,张少聪在任黎明的另一条质疑网帖后回复称,水蜜丸是自己根据不孕不育患者的具体病情开出的药方,方中所用海马、海龙、蜻蜓、花胶等药品确实价格昂贵。并称,让患者从院外药房处购买药品,是因为医院里没办法按照患者需求制作药品。

  让有需要的患者自愿选择是否委托药房制作,药费不是我收,是药房收,并没有私人账户,只有药房账户。”张少聪在上述回复中说。

  “此事告一段落了,结束。”几番互动后,任黎明这样回复了张少聪。此时,他觉得自己的公开质疑得到了张少聪的“解释”,“认为这个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了”。

  但是他没想到,越来越多找张少聪看过不孕不育、买过“水蜜丸”的患者开始站出来质疑张少聪。“我发现这个事情越来越多,全是关于他的”,任黎明说,患者们组建了两个“维权群”,把他拉了进去。在其中一个群里,他看到一些患者希望张少聪能退还他们购买水蜜丸的药款,总额达60多万元,“这只是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病人没有进这个群”。

  和很多不孕不育患者一样,黄巧红是从今日头条上知道张少聪的,她看到张少聪在上面发了很多治愈不孕不育的案例。通过这些案例,黄巧红发现,找张少聪看病的患者,“快的话,两个月可以见效(指成功怀孕),慢的话就半年”。

  这让黄巧红很心动,结婚三年来,她一直想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没一个孩子就觉得家庭不完整,孩子也是夫妻间的一个纽带;而且我跟我老公本身很喜欢孩子”,黄巧红说。

  在知道张少聪前,她在深圳跑了很多医院,看了很多医生,最后,深圳的医生建议她做试管婴儿。“已经在生殖中心做完前期体检,准备做试管,但是因为一项指标不达标,暂时做不了”,黄巧红说,在这种情况下,她就想找张少聪“调理”下,一是把身体“调理”好,二是“能自然怀孕最好”。

  不过,她并非没有过戒心。在今日头条上关注到张少聪后,她观察了三个月,后来,张少聪不断发布的成功案例和任职单位说服了她。“因为他是在三甲医院工作,如果随便一个小医院的话,我肯定也没这么相信他”,黄巧红事后回忆说。

  去年12月6日,她在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分门诊部——先烈东门诊部,第一次见到了张少聪。

  按照张少聪开出的处方,她先在医院买了500多块钱的中药,又从张少聪指定的药商——“百杏医生”那里买了6000多块钱的水蜜丸和外敷粉。买完药后,张少聪把她拉进了一个患者微信群。

  在群里,隔一两天就有患者发红包,发怀孕包,当时就觉得很有信心”,黄巧红说。

  然而,这种信心并没有持续多久。服药一段时间后,黄巧红发现自己的泌乳素“不但没有降下来,反而升高了”。此前,正是这项指标异常,导致她不能做试管婴儿。深圳的医生曾告诉她,泌乳素畸高,会导致排卵功能异常,或者流产。

  黄巧红决定暂停服药,她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体质太差或者心情太焦虑,以至于药物起不到应有的效果。但是,直到这次维权风波发生前,她都没有质疑过张少聪开出的“祖传秘方”对治疗不孕不育到底有没有效果。

  黄巧红的经历是众多患者的一个缩影。多位从张少聪处购买过水蜜丸的患者告诉南都记者,她们多是从今日头条上看到了张少聪发布的成功案例,然后慕名求诊。张少聪在看完她们的病历后,往往先给她们开一些煎服用的中药,然后就让她们向一位叫“百杏医生”的微信网友转账,用来购买他以“祖传秘方”制成的水蜜丸和外敷药粉。

  这并不是张少聪第一次遭遇患者讨还药款。张丽霞(化名)告诉南都记者,去年12月份,也曾有20多人觉得水蜜丸无效、要求张少聪退还药款,她也参与其中。在电话里,张少聪承诺把药款退给她,但希望她不要再对其他人谈及此事。

  你看人家做了几十次试管失败的,那几十万是不是要退呢?因为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关系到整个医疗界,如果每个人都这么退的话,没有一个人敢当医生。”张少聪说,希望与她达成一个“君子协定”。

  事实上,张少聪并没有说过自己的“祖传秘方”能保证患者怀孕。今年4月13日,在表达完自己已经让782位不孕患者“成功怀孕”的喜悦后,张少聪坦言自己“做不到每一个人都能成功”,并感慨说,“很多看了两三个月还没怀上,就放弃了”。

  事情发酵后,一些自称在张少聪的帮助下抱上孩子的家庭开始为他鸣不平。徐燕(化名)告诉记者,自己与丈夫结婚7年,一直没有孩子。因为卵子质量不好,她做了三次人工授精和四次试管婴儿,均以失败告终。去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找到了张少聪,花了两万多块钱给自己和丈夫买了水蜜丸和外敷药粉。用药四个多月后,徐燕成功怀孕,并于今年3月7日产下一子。

  不过,徐燕并没有深究,为什么自己之前耗尽精力都没办法要上孩子,偏偏吃完张少聪开得药之后就成功怀孕。

  “我自己情况这么不好都能怀上,应该还是有效果的。”徐燕说,至于对其她人为什么没效,她觉得“每个人情况不同,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4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曾以患者身份询问张少聪如何看待患者对其秘方疗效的质疑,张少聪回复称,自己“

  至今看了700多人,有300人后来都怀孕了”,“30%的治愈率已经非常高”。

  然而,在此事发酵前,张少聪曾在微博公开表示,自己在大五时,就已经接诊了第一例不孕不育患者,并使这位患者成功怀上了孩子,至今已经有10年治疗不孕不育的经验,成功治愈了788位不孕不育患者。2008年,《信息时报》的一则报道显示,张少聪于2004年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是第一临床医学院中医学七年制的学生。

  张少聪到底接诊过多少患者,目前尚不得而知。至于“30%的治愈率”在不孕不育治疗领域到底处于什么水平,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的一位医生表示,不孕不育治愈率要针对不同患者群体使用的不同治疗方式而论,患者群体的特征不同,治疗方法不同,成功率也就不同。比如人工授精,成功率一般为10%--15%;而对于35岁以下的患者,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则可以达到50%--60%,40岁以上患者的成功率则只有20%。

  某三甲医院生殖中心的一位医生告诉南都记者,治疗不孕不育首先要确定病因,比如女方可能是因为内分泌、炎症、解剖、遗传等因素导致不孕,男方可能是因为精子异常或者染色体异常等导致不育。

  “有些病因无法通过药物治疗而需要手术治疗,甚至是无法治疗的。比如输卵管梗阻,理论上自然怀孕的概率是零,要是吃这个药能够30%的成功率,那就是神药了”,该医生说。

  让患者到指定药商处购买药品,也使张少聪在此次事件中备受质疑。4月20日,张少聪在回应任黎明相关质疑时称,患者是自愿选择委托药房制作药品的,药费不是他收,而是药房收,并且都打到了药房账户,而非其私人账户。但在这条公开回复中,张少聪并没有回应“药房”与自己之间的关系。

  多方信息显示,张少聪所指的“药房账户”,包括一个叫“百杏医生”的微信账号,背后运营方是“广州百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持有人名为陈楷涛。公司经营范围中包括“营养健康咨询服务;健康科学项目研究、开发;健康科学项目研究成果转让;健康科学项目研究成果技术推广”。张少聪曾向澎湃新闻证实,陈楷涛是他的同学,自己是信任他,并为了方便患者才让他的药房代为制作药品。

  但是,目前尚没有信息证实“广州百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有制作“水蜜丸”的资质。部分患者表示,他们收到“百杏医生”寄来的“水蜜丸”时,也会收到一些“杏园春”药店的普通中药。

  4月26日,南都记者来到了该药店位于广州五羊新城的一家分店,药店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知道张少聪这个名字,如果患者带来处方,他们会根据处方抓药、熬制药品,但并不负责制作“水蜜丸”。

  为什么要让患者到院外指定药房购买药品?张少聪在向张丽霞解释时,给出了另一种说法,他表示,自己的行为属于“多执点行医”(张少聪所指应是“医师多点执业”),是国家允许的;药房不是自己开的,但是自己会通过开药方拿百分之十几的提成。

  不过,南都记者查阅原卫生部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相关规定后发现,张少聪的行医方式与医师多点执业的定义并不相符;在医师执业注册信息查询系统上,张少聪的“多机构备案信息”为空白。

  4月26日上午,南都记者致电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监察科询问此事的进展,监察科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医院正在调查,进展情况是通过医院官方微博进行通报的,24号已经通报过一次”。

  在24号的通报中,院方表示已针对此事召开过党委纪委联席会议,并成立了专案调查小组,对此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按照相关规定进行严肃处理;同时,医院已暂停张少聪在院内的所有执业活动。

  但是,一些患者觉得,张少聪以三甲医院主治医师的身份坐堂开方,诱导患者购买院外药品,医院也应承担责任。

  “这要看院方事先是否知情,是如何按照规章处理这件事的。”北京嘉润律师事务所律师马磊分析认为,如果院方事先知道并默许了这种行为,就算医疗服务过程中的一部分了,也就要对自己知道并且有能力管理的部分承担责任。而如果院方不知道,要承担的责任就相对小些,可能只需要承担些监管不力的行政责任。

  另一方面,张少聪和他的同学陈楷涛已经开始给部分维权患者退款。南都记者从“维权群”里看到,从4月25日下午开始,“维权群”里有部分患者陆续从“百杏医生”处拿到了退款,没拿到的患者正在汇总信息,准备统一提交给“百杏医生”。

  “不到30个收到退款,还有将近一百个没退。”26日下午,黄巧红说,自己也按照“百杏医生”的要求提供了相关信息,并把剩余的“水蜜丸”退了回去,还在等待退款。

  没有患者能再联系上张少聪。南都记者多次联系张少聪表达采访意愿,未获回复。陈楷涛此前留给患者的支付宝打款账号是其手机号,南都记者多次拨打,均为关机状态。

  采写:见习记者张胜坡 记者陈蓓蕾 实习生宋承翰 叶晓文 陈美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